????朱会计:“老嫂子你可别自己跟自己过不去,有病看病,吃两片药就好了。”

????朱铁柱媳妇:“没事,真没事,我自己啥毛病我自己能不知道吗,我这就是,这就是一口火,过去就好了。”

????对呀,谁都知道朱大娘这病就是被朱老大媳妇上次气的吗。

????满村的追着儿媳妇跑。后来让朱老大给气的撅过去了。身体就始终没好起来呢。可不就是一股子火吗。

????朱铁柱:“听大伙的,去医院看看吧。这火也得发出去呀。”

????朱大娘:“不用,想开了就好了,让我哭几天就过去了。去医院花那瞎钱做什么。”这还挺想得开。

????朱会计知道朱家两口子的脾气,为了不花这个瞎钱,人家也能自己想开了。

????叹口气:“成吧,你们心里有数,可别在家里,自己憋屈出来毛病,这儿女呀都有自己的缘法,咱们进到了义务,余下随他们自己的吧,管不了那么多。”

????朱铁柱跟着说了一句:“也管不住,我呀,不说了。”

????是呀,你这辈子就对朱老大尽够了义务。你确实没什么好说的。

????朱会计:“成,我先走了,有事可得吱声。别让孩子们不放心。”

????这孩子们又把朱铁柱给臊了一次。人朱会计嘴里的孩子们,肯定不是他朱铁柱看好的那一个。

????送人走了,朱大娘那边自己掉眼泪,朱铁柱去厨房生活给朱大娘做的都是大萝卜汤,专门顺气的。

????汤里连点油花花都没有,朱铁柱这辈子都是朱大娘伺候吃喝拉撒的,哪会做饭呀。

????可婆娘病了,身边没人。这不是,厨房的技能也拿起来了吗。

????朱大娘看着萝卜汤,没心疼自己,心疼朱铁柱了:“他爸,你出去吃吧,这饭你哪吃的好呀。”

????朱铁柱:“我自己做的,我咋吃不好呀。我还能比不过牛家那个妻管严呀,这灶台的活计也没啥,我挺稀罕做饭的。你想吃啥,我给你做去。”

????朱大娘看看萝卜汤:“那我还是快点好起来吧,你还是别稀罕这个了。说真的,我是看过牛家的做出来的东西的。你这手艺真不能跟人家比。”

????朱铁柱抿抿嘴,能说这些闲话,心情肯定好多了。其实只要不提朱老大,朱大娘身上就有些力气的。

????朱铁柱:“成呀,回头,你好了,我给你烧灶台。灶台上面的活计,你来。”

????朱大娘心里软软的,这辈子当家的也没说过两句这样的话:“嗯,我也不信,我还能比不过牛家那个嚼舌头的馋婆娘,她那破手艺还要到省城去丢人现眼呢。哼。”

????朱铁柱跟着点头,他这个婆娘就是舍不得放好东西,不然做出来饭,可不比牛家的差,牛家的那就是一张嘴忽悠出去的本事:“省城的人也没啥见识。”

????朱大娘欣然点头。可不是吗,要是有见识,能看上牛家的那个破手艺。

????两口子说道这个话题,朱大娘眼泪都止住了。把牛家两口子从头到脚给挑剔一遍,心里舒坦多了。

????晚上的时候,朱铁柱还找出来个二分蹦给朱大娘刮刮痧。别说,土方子虽然土了点。反正第二天的早饭是朱大娘做出来的。人看着也精神多了。

????也不知道是想开了,还是真的败火了。

????朱铁柱看着婆娘精神了,跟着心情都顺畅不少。

????老两口子,没事就坐在家里看电视,跟较劲一样的盯着电视瞧。

????不过看着看着也看出来点意思了,难怪朱老大非得折腾大彩电呢,难怪这村里人有了闲钱,家里都置办这么一个吃钱的东西呢。

????当然了这个问题不能多想,想多还是心口堵得慌。朱老大那绝对是个禁忌。

????不过让朱大娘心口稍微舒坦一点的就是,这吃钱的玩意,走的不是自家电表,吃的不是自家钱。说真的,因为这个,朱大娘心里老得劲了。

????就是走的田野家的,多少有点忌讳。

????朱铁柱算是过上了老封君的日子了。没事拿着锄头溜达溜达地边,哪人多哪呆会。

????他也不讨厌,别人说他就听着,人说什么他也不恼,哪怕是家里几个儿子让人拎出来说说,他也能笑呵呵的听听,反正说朱老大的虽然多一些,可他扛事的儿子也多呀。

????他们家小三一个顶别人好几个的。人家心里能找个平衡。至于老二,哎,就当听的别人家的事。

????让朱铁柱这么在村里晃悠一阵子之后,朱铁柱两口子在村里的人缘,愣生生的拔高了不少。

????至少出门没人啐吐沫了。让村里嘴损的妇女,顶多也就说一声:“也算是遭了报了。哎,折腾一遛遭下来,就剩下老两口子了。你说这人,哎,算了,过去的就别提了。”

????岁数大点的人也说了:“看这样子,算是懂点事了。还算是不晚。”

????反正不管别人怎么说,朱家被踩到泥里的名声,好歹算是捡起来点。

????村里人都这样善良,你坏,他容不得你,可你好,哪怕半点,人家也看在眼里的,不好意思挤兑你。

????尤其是朱铁柱两口子这样在村里,无依靠的。人家两口子在家里过得挺滋润的,村里人看着都怪可怜的。见面反正没人当面好意思挤兑他么了。

????朱会计背地里面都同朱会计媳妇说了,这要是放在过去,哪这么容易接过去呀。

????朱会计媳妇对这话不以为然:“富裕了,人也没那么计较了。说白了,那也是他们自家事。别人都是说说,看看热闹。碍着他们啥了。你看田野,老二,还有小四那边,过得去不?”

????在朱会计媳妇看来,别人怎么看你不咋重要,自家儿女那边真的能接过去了,那才是要紧的呢,到他们这个岁数,活的就是儿女。

????朱会计:“你这婆娘说什么呢,人家里怎么过不去了,那不是挺好的吗。”

????朱会计媳妇:“你看,你就不懂了吧,你别看这,朱家两口子挺不错的。人老二,小四那是不差这个。搭点东西那就是好的了。老二,小四,谁差一处乡下房子呀。”

????朱会计揣摩半天,这女人还真是有点见识的。